褪黑素,褪黑素的功效与作用 | 网站地图

褪黑素,褪黑素的功效与作用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危害 >

以及脑内个区域的协同工作能力

褪黑素,褪黑素的功效与作用 时间:2021年11月23日 18:46

  

以及脑内个区域的协同工作能力

  极高智商是有实实在在的危险的,多体现在精神压力/状态和某些精神疾病上。具体表现包括:

  在酒精消耗上,具有高平均IQ的国家,人均年度消耗量显著更高[1]。这一结论来自于99个国家的数据。数据同时显示,酒精消耗跟IQ之间的显著相关不受经济和教育等其他参数的影响。

  上面数据由于考虑的是国家平均IQ,所以并没有很好的显示高智商跟饮酒的关系。排出文化参数,考虑在同一国家内IQ跟饮酒量,可以更明显的看到这一正相关趋势[2, 9]:

  另外,来自大量数据的调查研究还证明,儿童时期(10岁)的高IQ跟成人(30之后)的成瘾性药物滥用有显著相关性[3,4]。

  具体的,在IQ比平均值高出一个方差(15分)的人群中,成瘾药物滥用的比例显著增加(不是线.躁郁症(Bipolar disorder)风险

  经验告诉我们,极聪明极富有创造力的人 很可能躁狂。来自瑞典军队一百万人口的调查数据也证明了这一点[5]:

  高的智商以为着你/妳有更好的记忆力,以及脑内个区域的协同工作能力。这些特征可能由一类蛋白质(neuronal calcium sensor-1, NCS-1驱动,同时该蛋白质还与 躁郁症 (上文第2部分) 和精神分裂有关。新的研究证明,该蛋白质还与好奇行为有直接关系[7]:

  智商极高的人通常在儿童时期就表现出远优异与周围孩子的能力,这让TA的亲人和朋友对TA有很高的期望。但是个人生活的成功取决于多方面因素,除了自己的努力,还有社会和时代因素的极大影响——即成功是有偶然性的,而大部分人不足有优秀到认识这一点。

  这些高期望给聪明孩子留下深远的影响,贯穿TA的一生。研究数据证明,在儿童时期就被成为神童的孩子群体,在TA们中年时期普遍对自己的生活状态失望,认为没有发挥出自己的智商优势。在TA们80岁左右时候,自己的心理状态(psychological well-being )也低于普通智商人群[8]。

  大量数据已经证明,高的智商并不能给人的说明满足感带来帮助。相反的,如果自我期望与现实的关系没有调整好,会导致生活满足感的损失,包括对自己健康和人际关系的满足感损失[9]:

  高智商人群的担忧具有一个特征:TA们不怎么担忧生活和人类的大事,反而在日常生活的小事上处处留心和紧张。比如。TA们会更担忧上课和上班迟到,考试中某道题没有做出来或者完美解决。TA们过多的担忧这些小的缺陷,使得自己对事情的担忧水平远超旁观者的担忧水平——比如学霸们会在每次考试后都哀叹要挂。

  高智商者通常对自己的方法论具有非常的自信,因此忽视了自己一个人不可能看到事情的完整面。这使得TA们在面对错误时更少可能反思,反而固执于旧结论或偏见(Myside Bias, 自我偏见),难以认识自己的缺点[12]。

  反映在经济和投资策略上,高智商者更可能陷入赌徒谬误,以为随机序列中一个事件发生的机会率与之前发生的事件有关,即其发生的机会率会随着之前没有发生该事件的次数而上升[13]。同时,高智商者可能因为这一因素在投资和消费上不理智[14], 虽然有更好的风控能力,但冒的经济风险更大:

  以上这么多问题,相当部分是因为认知偏差造成的。我们这个社会中的规则和教材是为普通人写,如果高智商者过多相信于此,不可避免的会导致错误的认知和不合理的期望。